注册忘记密码

新洛阳信息港-洛阳城事-洛阳bbs

大家都在看

热门推荐:洛阳城事美食天地车友车会
查看: 5706|回复: 3

[原创文章] 金家庄沉思录(二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-13 21:22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一下,和洛阳百万网友一起互动吧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timg (21).jpg
我走出村子的时候,他们都还在。他们走出去了,我却每每在这里独步。
——题记
泊池
村庄地势也是西高东低。池塘在村东头,村里人叫它泊池。
泊池一词,是北方乡下人最得意的臆造吧?
想一想:每逢下大雨或是阴雨连绵或是冬日暖阳消雪融冰的日子,家家房檐水流如帘如珠。水珠们结伴匍匐过院子,钻出一家家水道眼儿,穿过一条条胡同,等跑到街上,是一个懂事的大孩子。他们不待人指点便径直奔向村东,然后静静地待在那里待命,乖巧得很。
只需三两天,盈盈一池水便由浊而清。在山寒水瘦的北方,人们日出而作途中,日落而息归来,"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婴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"岂不美哉!人们要洒院子、浇菜、喂猪和泥了,便担上一副担子,挑回两桶跳动的柔水。雨时奉献一滴水,用时拥用大水塘。数百年来,人们爱护着享受着这“家家为我、我为家家”的大泊池。
我们村的泊池应该和村庄同龄吧。它东南两面沿儿陡水深,东边尤甚。北岸原来有个龙王庙。我们记事时,只在北沿边见到过一些碎瓦砾。雨水从西边和东北角注入,西岸是冲刷成的长漫坡。看起来,它像一只硕大的葫芦水瓢。几棵柳树围着一瓢水,水涨的时候树在水中,天旱的时候树在岸上。北面和东面的两棵最大,枝繁叶茂,粗得一个大人搂不住。树干里边朽成了洞,靠水的一侧有纵贯的裂口,能钻过人。显然它们和其它柳树不是一辈。不知道是不是朽洞保护了树,使得它们得以长寿。
小时候,说起村里的泊池老年人总是骄傲地说:打他们记事起它就从来没有干涸过,比附近几个村子的泊池都有灵气。当水线一退到柳树根下,那水就会有一天变得乌绿而浑浊,老天一看也愁得脸上起了阴云,接着便赐给一场降雨。
小学堂在泊池东北五十米左右的祠堂。那时候,村子的春天是被那几个男学生的柳笛唤醒的。冬至过了,柳丝开始泛青柔韧,他们扯下几枝,拿铅笔刀上下划两圈,用力拧下完整的皮筒。牙齿在一头轻咬出痕,一个指节长的绿柳笛就做好了。他们放在嘴里鼓腮一吹,天就蓝了,冰就化了,窑头垴的迎春花、村子里的杏花桃花苹果花,慢腾腾就在春风里得意地次第开放。
天一热,泊池里煮满了男学生。水性好的伙伴,常从那两个树洞里爬上高高的树顶,捏着鼻子跌菜瓜——从树上跳入水中。只可惜那时候我不会游泳。老师路过的时候,常常拿走岸边的鞋子。下午一上课,光脚的同学在校园的阳光下站成一长排。教室里只有我和另一个男孩,老师表扬完一转身,总有女同学讪笑出声音。那笑声常常臊得我脸红。
在升入高一级学校的那个暑假,我还是没经住一位自家哥哥的诱惑,下了水。学过一招一式后,他便蹲在岸边,看我一个人游。那天中午越游越远,终于横渡成功了。在返回南岸时,眼看就能抓到树了,手脚却怎么也不听使唤。他赶忙跳入水中,拉我到岸上,连声问我喝水没有。
三九四九冰上走。下雪了,堆雪人,打雪仗,玩冰凌。拿冰块一扔,泊池冰面只出现一个白点,散开的冰块嗖的一下就飞到了对岸。确定冰冻结实了,大家便争着在上面滑行打木牛。
春打六九头,过年放完鞭炮已是河边看柳的时候。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。正月十五晚上,早早吃过饭,我们挑着灯笼不约而同到村东边的麦场上去会灯,碰灯。伙伴们站成一队从泊池东边南边沿上走过。懵懵垂下的柳丝、冉冉升起的月亮、灼灼通红的灯笼、新衣新帽,倒映水中,远远一望就会永远铭刻在记忆里。现在想起来,颇有点像江南十里荷塘、十里红妆的景象。
其实,村里的女人才是泊池的主人。她们在岸边总能找到合适的位置,捡来石头砖块支起搓衣板,清洗着岁月的积尘,揉搓着心中的渍痕。在这里受到优待的是嫁人回门的姑娘,路过的大人都和她们打招呼,其他洗衣人还会给她们让出位置。每逢换季的日子,她们大都会赶回来帮着年迈的父母拆洗衣服被褥。年底到了,或是父母罹病卧床的,她们还会用棒槌砸个冰窟窿大洗。双手冻得通红,嘴上忙着答话,脸上挂着笑容。家里有闺女的老人,这时候心里跟喝了蜜一般。
东南岸边柳村根上的一个位置是固定的,它专属白妮。
白妮白白净净,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头顶马尾辫高挑和辫上的彩巾活泼可爱。她几乎每天都端着大洗衣盆来,坐在搓衣板头,蹬着柳树根,脚丫子和小手像水中新发的柳树根,白里透红,油亮亮的。白妮白,她的家人一个比一个黑,尽管他们的衣服却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。我们都猜想着白妮是被泊池里的水或是砸碎的皂角沫给洗白的。
不过我们很快又否定了自己。黑娃也几乎是天天泡在泊池里,怎么越洗越黑呢?黑娃是村里的凫水冠军。他一口气能在泊池游几个来回,还会仰泳踩水潜水。也有几伙伴能潜到水底抓到黑泥,但他们只是在水面中间伸手亮一下,等游到岸边手上便什么也没有了。黑娃浑身黑,他说抓到了黑泥,岸边的人都不相信。没办法,他只好举着手双脚踩水游到岸边拿给我们看。如是,黑娃是能潜到水底抓到黑泥,把黑泥送到岸边的第一人。
那一天中午,黑娃娘做饭晚,黑娃回家吃饭的空档老师来了。下午上课,光脚的学生都站在教室外边。老师走到黑娃跟前:“跳水没?”
“没跳。”
“真没有?”
黑娃站起来,低着头,脖子上冒汗了:“没……”。
老师在他手臂上轻轻一划,现出一道白线儿。下课哨一响,几个女生跑到教室外去臊站着的黑娃:黑娃黑娃别说谎,浑身都是黑泥浆。
黑娃挨批评的时候虽多,但那时在我心中却是个英雄。特别是学习了课文《小英雄雨来》之后。
村里的泊池里从来没有过荷花,也从来没有过游鱼。每每听到“凤凰传奇”唱起《荷塘月色》,就会想起村庄东头的泊池。仿佛白妮就是那水塘里的艳荷,黑娃就是那水塘游动的鱼儿。
未完待续......
微信图片_20190226140354.jpg
作者简介:金丰先,笔名金家,洛宁县金家庄人,教育工作者,中共党员。工作之余喜阅读爱散步,有文字发表多个网络平台,偶有获奖。

发表于 2020-1-14 13:49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娓娓道来,耳目一新。城事网络上的搬运工太多,此等文章若非作者亲临其境,亲躬其身是写不出有生活,有见识且文笔生花的优秀作品。
大赞!建议粘贴到洛阳网文苑,或可有专业人士慧眼识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4:3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九霄孤鸿 发表于 2020-1-14 13:49
娓娓道来,耳目一新。城事网络上的搬运工太多,此等文章若非作者亲临其境,亲躬其身是写不出有生活,有见识且文 ...

感谢阅读欣赏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1-14 16:25:54 新港手机端 | 显示全部楼层
乡情浓浓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新洛阳信息港微信公众号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